Doris首度演出的Q & A

3.JPG 

## 第一次參與電影演出,這和樂團表演有什麼不同?

樂團表演時(不是創作寫歌時), 我的手指和全身上下的關節和肌肉都會很忙; 電影演出則是腦肉裡神經元之間的協調會很忙, 忙著調適自己成為另外一個性格, 建立一組新的邏輯迴路. 




##眼淚最讓你感動的是哪個部份?

大概是我被卡車司機拉到車上時小雯來救我的那段吧! 有一股患難真情的感動.

 

 ##最期待眼淚在台灣哪個縣市播出,為什麼?

我期待眼淚可以在台灣每個縣市都播出. 這部片不只是一部電影, 它更像是一面時代的鏡子. 國家暴力和扭曲的體制是存在在台灣每個角落, 我飾演的角色萱萱, 相當程度代表著國家正義與價值歪掉後的邊緣產物, 萱萱這種簡單的個性和頭腦, 在台灣現在很多階層, 不只是檳榔西施身上都可以看到. 一小群人切身的正義磨難, 是整個國家轉型正義問題的冰山一角. 這個國家和人民到底有沒有決心解決並且面對, 還是唱一唱把悲情脫掉就可以把責任丟掉? 只會逃避的政權, 才會教出只會逃避的人民.


 ##會用什麼方式叫自己的朋友來看眼淚?
前陣子有人面帶微笑跟警察同仁們說"刑求的時候不要抽菸"的這個畫面永遠令我印象深刻. 我會叫我朋友不要看奪魂鋸這種玩假的, 來看台灣刑求十八招比較真實. 
 

 ##電影中你最喜歡的台詞是什麼?
 
刑警老郭: 做我們這一行, 有功德, 但也是會造業.


## 現實生活中,你的個性比較像小雯還是萱萱?
 
肯定不會是萱萱, 但也不會像小雯. 知情的當下生物反應可能很想直接拿武士刀把老郭砍成兩半, 像KILL BILL裡的烏瑪舒曼在雪中把劉玉玲幹掉那樣. 但冷靜後應該不會這麼做. 可能選擇離開, 積極點可能會想要參與或組織民間的真相調查聯盟, 集結社會力量要求所有被國家暴力刑求下的案件重新審理. 重點不是老郭有沒有死, 而是真相有沒有明, 不然心中永遠都裝滿著殺紅了眼的仇恨, 而沒有一絲真正的平靜. 


 ##在眼淚中你們飾演檳榔西施,穿著誇張,妳們對檳榔西施的看法是什麼?

 檳榔西施賣檳榔, 跟車展小姐賣法拉利, 我覺得本質上沒有什麼不同. 但是台灣人很虛, 以為有個透明大窗罩住檳榔西施就可以讓自己和色情做切割, 但任誰經過檳榔西施面前總是會多看一眼. 

 
##以挑動情慾面的注意力作為販售手段, 車展小姐甚至酒促菸促小姐也都該算是色情行業. 既然這個界定到頭也是白界定, 為何台灣的警政乃至媒體對檳榔西施的觀念總是一面倒的負面和貶抑?
 
其實還不就是這些人自己內心的階級意識在作祟而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ears2009 的頭像
tears2009

【眼淚】官方部落格

tears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